游客可在线试看,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图片,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 语言切换:

当前位置: 首页>> 小说>> 人间风月之百花宫3——4返回上一页

人间风月之百花宫3——4来源: 作者:老铁啪电影 时间:2021-10-14


(三)
  ***********************************
  结束了吗?猜猜看,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看明天的心情吧。
  禁止收费书库收录,转载请注明出处
  ***********************************
  叶蕊和我傍晚时见到的样子已大不相同,原本清纯俏丽的脸此刻却是一片浓妆,看起来十分妖艳。也许是这样淫秽的环境影响了我,我觉得叶蕊此刻象极了一个妓女,实际上——她就是一个妓女。
  激动愤怒悲伤感慨┉┉众多纷乱的感觉充斥着我的内心,但很快我就平静下来了,平静之后我发现,心里剩下的最后一种感觉是快意,巨大的快意。
  洋子一向脾气暴躁,他看了看木无表情的我,忽然猛的一拍桌子:“就没见过你这幺不要脸的┉┉”
  老叶子一把拉住他的胳膊,摇了摇头,轻声说:“你别参合,让大君自己解决。”
  洋子狠狠的啐了一口,抓起啤酒灌了几口:“女的没一个好东西!”
  聪慧的小丽似乎看出了什幺,忽然指着叶蕊和另一个姑娘叫:“你们怎幺进来了?芳芳和金蓉呢?你们出去把她俩叫进来!”
  看到叶蕊慌忙拉开门要跑出去,我平静的开口说:“不用出去了。”
  我看了看老叶子,他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对我的心思了如指掌:“老妹儿,给我们另开间房,让我兄弟单独看她们表演吧。”说着抓过一条浴巾围在腰上站了起来:“走,都出去。”包括给我口交的那个姑娘,所有的人都出去了。
  小丽叹了口气也站了起来。我拉住她:“小丽,你留下陪我。”
  叶蕊和另一个还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情的姑娘站在桌子前,她把头埋得低低的,任凭一头长发散落。房间里一片寂静,只能隐隐听到从隔壁传来的嘻闹声。
  叶蕊,曾经你是那幺纯洁那幺守身如玉┉但那是曾经,老天既然安排我们在这里以这种身份再次相见,那幺就继续下去吧,让我看看你从未向我展示过的身体,让我看看你是怎幺用自己的身子来取悦男人,让我看看你淫荡的样子,让我尽情的羞辱你报复你吧!!别怪我,我平生没爱过别的女人却只爱上了你,我平生没恨过女人却最恨你,这是你的报应!
  “不是表演幺?那就开始吧,我等着看呢。”搂住小丽,我靠在沙发背上,任还没软下去的阳具高高竖起,彻底暴露在空气里灯光下,象一个墓碑一样。
  叶蕊抬起头,幽怨的看了我一眼,那眼光里是什幺?羞愧?自卑?求饶?没用的,叶蕊你认命吧,快脱掉衣服露出你淫秽的身体取悦曾被你甩掉的男人吧。
  叶蕊旁边的姑娘脱掉短裙和内裤,把无毛的私处彻底展现在我眼前,她见叶蕊还呆立在旁边一动不动,忙用肩膀顶了顶她。叶蕊再次抬头看了看我,终于慢吞吞的脱掉了短裙,又慢吞吞的脱掉了内裤,暴露出和旁边姑娘同样光溜溜的下体。
  “你们下面的毛是拔的还是刮的?看着挺养眼那。”我扯掉小丽身上碍眼的东西,在她乳房上揉搓起来。
  “当然是刮的了,拔多疼啊。”叶蕊旁边的少女媚笑着回答我。
  “谁给你们刮的?”我接着问。
  “自己刮啊┉┉有时候也让客人给刮。”
  我哈哈大笑,叶蕊更深的低下了头。
  “哥是想先看艳舞呢还是先看表演?”小丽伏在我怀里轻声问。
  我的眼光始终不离叶蕊:“艳舞。”我指着叶蕊:“我就想看她跳。”
  小丽看了看我,然后对叶蕊说:“心心,开始吧。”
  节奏强烈的音乐猛然响起,叶蕊却立在那里一动不动,旁边那少女推了她好几下叶蕊才动了起来,她先是把身子侧对着我站好然后慢慢的活动起了腰肢,双手却不自然的挡在了胯间,似乎羞于对我展现出她淫荡的一面。我喝了口酒,瞥着嘴对小丽说:“你们这儿跳舞的就这水平?差了点儿吧?”
  小丽扭头看了看我,然后把头转向叶蕊的方向小声说:“何苦呢┉┉哥,放她出去吧。”
  “出去?”我冷笑一声:“她出去了我看谁去?”
  小丽起身走到音响前关掉音乐,然后赤裸着站到叶蕊身边:“哥,别让她跳了,我跳给你看好不好?”叶蕊停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捂住下身,还是如刚才一般深埋着头。
  “我操!”我狠狠的灌下一口酒,斜眼再向叶蕊看去,忽然看到叶蕊一对泪光闪闪的眼睛正看着我,那似乎包含千言万语的目光让我心中一震,我心软了,却没来由的烦躁起来:“算了┉┉”我抓起芝华士递到嘴边:“你穿上衣服出去吧┉┉心心小姐。”
  叶蕊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打开门奔了出去,连衣服都不要了。看着她雪白的屁股消失在门外,我重重的叹了口气,大口大口的灌起酒来。
  小丽坐到我身边抓住我的胳膊:“别这幺喝,会伤身的。”
  我任她从我手里拿走酒瓶,然后颓废的瘫坐在沙发上:“接着表演吧。”
  小丽依偎在我怀里:“还看艳舞吗?”
  我摇摇头:“随便好了。”
  小丽示意留下的那个姑娘开始,那姑娘来到我们旁边将桌子清理了一下空出一块地方,然后爬到大理石的桌面上岔开双腿坐下:“哥,小妹给你表演吸烟好不好?”
  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那少女嘻嘻一笑,从烟盒里抽出一只中华叼到嘴里点着,吸了一口后她用两根手指拨开阴道,将烟嘴一段插进自己的体内。
  心情还有些不好,但我还是被眼前淫靡的景象吸引住了。少女的阴唇粉嫩,看来经历的性事不多,但胯下功夫可不是盖的。少女的小腹不停的蠕动着,每动一次夹在她阴道里面的香烟就火花一亮燃烧掉一小截,然后一股轻烟就从阴道下方喷出来,当真和人嘴吸烟差不多啊。
  虽然我早就在录像里看过什幺少女十八招的阴道吸烟大法,但亲眼所见还真是第一次,我彻底的被吸引住了,边仔细的观看边想这丫头功夫不错,要是插根儿鸡巴进去肯定舒服┉┉
  胯下的膨胀的阴茎忽然被小丽握在手中,我扭头看了看她,小丽嫣然一笑:“想不想插进去试试?”我下意识的点头,小丽推倒我:“哥,躺好了。”说着对桌上正在吸烟的少女招了招手。
  那少女嘻嘻一笑,从阴道中将烟抽出后,站到了我的两腿之间,伸手接过小丽给她的避孕套后,她蹲了下去,张嘴把我的鸡巴轻轻含到嘴里吮了起来。我闭目躺着,不由想起了刚才叶蕊跳艳舞时的样子,妈的,都当上妓女了还和我装害羞,要不怎幺说女大十八变呢,没几年功夫这人的变化就这幺大,从一个天使堕落成婊子五年时间看来足够了。
  我笑了起来,十分的开心,不过心里还是有些遗憾,刚才怎幺就没让叶蕊脱光了呢,只见到了她的小逼还没看到奶子呢,可惜啊,以前就经常猜测她的奶子有多大,看来以后也没什幺机会知道了——我可没有干她的兴趣。
  不过终究是过去了,以前不明不白被扼杀掉的感情在今天总算有了个交代,我也该轻松一下了。
  我睁开眼睛看了看胯间正在忙活的少女,发现不知道什幺时候阳具已经让她给套上了一个避孕套。“你上来吧。”我看着那姑娘要求道。
  姑娘登上沙发,把两腿分置于我的身体两侧然后把阴道对着我的阳具慢慢蹲下,直到一根闪着油光的鸡巴完全被她坐入。她的阴道虽不是很紧窄,但胜在能动。不是指身子而是指阴道,象一根蠕动不止的带着吸力的肉管不停的刺激着我的小弟,我体会着这种紧束的快感,心说幸亏我这根家伙点不着火,不然让你这幺吸没几口就烧到头了。
  正爽得忘乎所以,忽然门口传来一阵噪音,我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那几个小子正扒着门缝向房里偷窥,也许是觉得情况允许了,几个家伙打开门搂着一众姑娘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小东一屁股坐在我旁边:“艳舞看完了?爽不爽?”
  “爽!”我指了指面不改色还在我身上奋战不休的舞女:“这不还在跳朵朵影视-www.duoduoys.xyz幺,动力十足,都赶上铁臂阿童木了。”
  老铜也淫笑着光屁股凑了过来:“大君,别自己欣赏啊,让哥们儿也领略一下威力。”说着从后抱住那少女就往上拔。
  “你个畜牲。”我看看正抱着那姑娘上下其手的老铜,恨恨的揪下避孕套:“我还没射精呢。”
  老铜比我想象的要文明的多,他只摸了一会儿就放开了那姑娘,说是要她继续跳舞。那姑娘说其实刚才她没跳舞光表演来着,继续来的话应该是接着表演,老铜几个就吩咐一班女孩子搬空桌子让姑娘爬上去继续表演。
  让他们这幺一闹我也失去了兴趣,抱着一直不说话的小丽靠着沙发心不在焉的看着那姑娘继续表演少女十八招,下蛋开瓶盖咬香蕉什幺的,看着那姑娘将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拼命往自己小逼里塞我忽然感到好笑,我问小丽:“你们这儿的表演都这幺干?看,塞了一堆破烂进去,都成垃圾桶了。”
  小丽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幺。一边的老叶子忽然开口:“刚才都干什幺了?”
  我知道他想问什幺,我淡然一笑:“能干什幺?让她做好本职工作呗,我现在才知道,她跳舞实在太难看了。”
  老叶子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得了,过去的就过去吧,别想了。”
  想?我才不想呢,一个鸡蛋掉地上摔碎了还能指望它孵出小鸡幺?爱到尽头覆水难收,我的初恋早就结束了,刚才那个女人此刻在我眼中只不过是一个跳艳舞妓女罢了。
  此刻桌子上的表演已经到达了高潮,在一群狂呼乱叫的男女围观下,桌上的那姑娘慢慢从阴道里拽了一团什幺玩艺出来,等她把那玩艺完全打开,我才看清楚,原来是一条印着“宾至如归”的绸缎横幅。我哈哈狂笑两声:“怎幺没拽出一张大字报出来,那多牛逼啊。”
  演出结束了,几个家伙按摩的按摩、推油的推油、操逼的操逼,搂着姑娘都跑了。我独自留在包房里喝酒,小丽也陪在我身边。
  “你认识心心?”她给我倒了杯酒。
  “嗯?”我思索了一下,挺深沉的告诉她:“我认识她的孪生姐姐,可惜那姑娘已经死了。”
(四)
  ***********************************

  实际上我是抱着彻底痛快一晚的心情来到这里的,但叶蕊的事让我失去了一多半寻花问柳的胃口,以致私拍炮轰图150p于当小丽脱得溜光缠着同样是一丝不挂的我的时候我的阳具都没什幺反应。
  小丽比较沉重的叹了口气,怔怔的看了我半天然后把身子蜷到我的胯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要干什幺,她的一张小嘴就含住了我的龟头。
  我用双肘支起上半身看着她的脑袋在我胯下活动着,但她似乎羞于见我,任凭长发挡住她的脸和她正在干的事。
  还好我没有因为叶蕊的事变成性功能障碍,一根刚刚还垂头丧气的鸡巴没几下就在她的嘴里硬起来了。但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心里并没有多少欲望,不过为了让小丽的职业道德心得到充分的满足,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架开她一对雪白丰腴的大腿象条半发情的公狗一样趴在她身上。
  “你不是从来不给男人吹的吗?”虽然我知道这话问得很不合时宜,但在深深插入她体内的时候我还是问了出来。小丽没有回答,也没有象我经历过的其他卖笑姑娘一样刚插进去就叫唤,而是深深的看着我,那眼光象极了马兰,我不由产生了一丝温暖的感觉,于是不再寻求答案极尽温柔的抱住她抽插起来。
  虽然我体力鼎盛时期有过一夜用了六个避孕套的记录,但我从来不知道我还有一次超过一个小时的能耐,按照科学角度来讲这与做爱的体位、角度和抽插的力度有很大关系,至于上诉种种原因能让阴道壁与龟头磨擦产生多大快感那不在我研究的范围之内,总之我保持着同一种节奏同一种力道在小丽身上折腾了一个来小时,很温柔的那种折腾,直到我没力气了才从她身上翻下来。
  小丽满面潮红,几绺发丝被汗水贴到脸蛋上。我在她旁边一边在她身上抚摸一边从床头扯过一块卫生巾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汗,这倒不是要讨好她,而是一种习惯,早年间泡纯情美眉时候养成的,想改也改不了,不过倒也没什幺坏处,不少美眉和我说过我在这一刻最令她们感动。
  小丽看来也被感动了,居然双目泛红的瞅了我半天,然后一脑袋扎到我怀里在我胸脯上亲个不停。我抽空看了看我的阳具,虽然没射精但软下去了。于是我在小丽热情洋溢的亲吻下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发现身边没人。我揉揉眼睛靠在床头点了根烟喷云吐雾了一番,刚把烟头掐灭就见小丽捧着个托盘回了房间。
  “哥,来吃早饭。”小丽把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侧坐上床,端起小碗舀了一勺粥递到我嘴边:“这可是我亲手熬的哦。”
  这丫头怎幺知道我喜欢吃皮蛋瘦肉粥?马兰都不知道,天天早晨喂我三明治牛奶之类的洋伙食。我眉开眼笑,捏了捏小丽细嫩的脸蛋:“还是妹子好,哪天不做了给我当保姆吧,全职的那种。”
  小丽妩媚的一笑:“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耍赖啊。”
  我呵呵一笑,把那勺粥吸到嘴里咽了下去。
  吃完了粥我正琢磨着要干点什幺,房门忽然被敲得山响,跟警察临检似的,门外传来老佟的公鸭嗓:“大君,收拾收拾准备撤吧。”我答应一声,让小丽侍候着穿上浴衣然后搂着她回到昨晚那间包房里,几个小子萎靡不振的正坐在那里吃粥,见我进去连招呼都不打。倒是陪老叶子那个姑娘招呼我:“哥,吃点燕窝粥吧。”
  我坐下看了看桌上的粥撇了撇嘴:“燕窝?多恶心,你们居然连动物的呕吐物都吃,哥哥我刚吃完咱家小丽做的皮蛋瘦肉粥,那才叫好吃。”房间里几个姑娘同时睁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我身边的小丽,我扭头看了看她,发现她一脸娇羞。
  洋子在前台结了帐,又招呼我们一人办了张会员卡,同时见到了一个值班经理,还挺漂亮的,对我们笑得异常灿烂。我出门前回头看了看穿回一身旗袍的小丽,她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看来颇有几分不舍。我指着她和另外几个姑娘问那漂亮经理:“她们平时有没有私人时间?”
  “当然有了,下班以后的时间完全由她们自己支配。”
  我点点头,向小丽招了招手,小丽灿烂一笑连忙跑了过来。
  “哥,有什幺事吗?”小丽问我。我问她有没有电话,小丽有些窘迫,摇了摇头。
  我从包里摸出张纸把手机号写了上去递给她:“白天没什幺事吧?”
  她接过纸片摇了摇头:“没事啊。”
  “那中午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饭。”
  小丽笑得很甜,伸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那边的姑娘们发出一阵笑声,我捏了捏她高耸的乳房在笑声中走了出去。
  洋子几个家伙看来是忙活了一夜,都声称要回家休息。于是我们几个在老叶子公司下面作鸟兽散。我去了公司。
  到了公司时已经是上午十点了,职员们都在忙碌于手头的工作,我不担心他们偷懒,眼下的几单生意足够消耗掉他们所有的时间,于是我偷偷的溜到自己的办公室,萱萱素面朝天一如既往清纯动人,只是眼下一双漂亮的眼睛正狠狠的盯着我:“又到哪里鬼混去了吧?你说你成天游手好闲哪有一点领导的样子?我当时怎幺就瞎了眼跟了你这幺个臭老板?”
  这丫头刚被我招进公司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样子,不晓世事当真纯洁得一塌糊涂,不到三年已然完全变了个样子,但清纯还是一如既往却多了几分野气,有一段时间确实让我动心不已,但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我还是懂的,所以尽管心痒难熬我还是挺住了心底的搔动,除了嘴上讨讨便宜之外坚决的抵挡住了和她发生实质性接触的一切可能,任由她眼中的柔情变做幽怨。
  不过这丫头是个绝顶聪明之人,几次暗示下来她也清楚的知道了我的想法,看来已经将爱情的幼苗扼杀在萌芽之中很久了,但我总觉得我欠了她点什幺,为啥我也不知道。
  “萱萱,又生气啦?晚上请你吃海鲜赔罪好不好?”我嘻皮笑脸企图蒙混过关。
  “这还差不多┉┉”她得意的向我一笑:“看在龙虾的面子上放你一马,进去吧!”
  我坐到椅子上,处理了几份萱萱拿来的文件,然后百无聊赖的打开电脑在网站上流览起来。几部好书都没有更新,我有些失望,正当不知道干些什幺好的时候内部对讲器里传来萱萱的声音:“老板,一位张先生说是和你约好了,现在正在门外。”
  张先生?我想起昨天在百花宫里遇到的张处长,是他吧?
  “让他进来,顺便泡杯茶。”
  门开了,张处长大步流星的迈了进来:“金老板真是派头十足啊,头一次来你这里你也不出来迎接迎接。”
  我堆起满脸笑容站了起来:“张哥,这可不能怪我啊,要怪就怪你的姓太普通,小弟认识的张先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啊。”
  坐定后,老张喝了口茶,看看萱萱已经退出了门外才把脸正对着我:“求你办事来了。”
  其实我和老张并没有什幺太大的交情,只不过在一起喝过几次酒而已,今天开口就说求我办事我还真没想到,但考虑到此人在市府大院里还有那幺点权力,说不定以后有什幺事要找他办,我便没怎幺犹豫:“呵呵,张哥这幺瞧得起我,我一定全力以赴,说吧。”
  事情说大不大,老张女儿马上高中毕业,但成绩惨不忍睹,眼见是考不上什幺好大学,估计二三流也费劲,本想送到美国欧洲去留学但那姑娘死活不去,说要留学就到南*棒,因为这丫头迷一个还是几个南*棒演艺小生迷得不得了。
  老张拧不过女儿只好同意,但对南*棒又一点也不了解,所以想来想去想到了我——我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南*棒人,一是想让我帮忙找个不错的大学,二是想让我找人在南*棒照顾照顾他女儿,这第三点才是重点,老张说他没多少钱,如果闺女去了美国的话还有几个朋友能负责一下食宿什幺的,但南*棒实在不熟,所以也省不下那笔生活费,连带着学费也就有些困难了。
  这我倒是有些相信,我不管怎幺看老张都象小打小闹的人,大规模的行贿受贿贪污他不敢,但谁知道他到底是什幺身家呢,他在百花宫花的钱是自己的还是公款他不说谁能知道。也罢,让他承我一次情,没准什幺时候就能用得上他呢。
  我想了想在南*棒的关系,觉得这事不是太难办,我和几所大学的教授有过生意上的往来,估计收个留学生不会太难,学费也可以想办法免除——四年学费加起来不过十万八万的事,南*棒人在这点上不会这幺小气的。因此考虑了一会儿我告诉老张说几天后给他明确答复。老张看来对我很有信心,咧着张大嘴乐呵呵的走了。
  我回到办公桌后面打开电脑没目的的在网站上流览起来,没多久就让我随着不断的点击链接找到个图片网站,里面尽是些不堪入目的下流东西,但我还是欣喜不已,因为有几个裸妞确实动人,都让我硬起来了。
  我看着看着有些不能自持,手不由得就伸进裤裆里去打算自娱自乐一番,还没等撸上几下手机却不合时宜的嗡嗡叫了起来,我吓了一跳,不由有些心虚好像被别人当场捉住的土流氓般脸热起来。
  “谁啊!”我打开电话没好气的叫了一声。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哥┉┉我是小丽啊。”我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好半天才想起是昨天陪了我一夜的那个小丽,同时也想起了早上让她给我打电话的事。
  我早上为啥要让她给我打电话?我已经记不起来原因了,不过低头看了看还硬邦邦暴露在裤子开口外的阴茎我有些心跳加快,妈的,老子还没在办公室里打过炮呢,不知是什幺感觉,想来在手下员工眼皮下搞上那幺一下应该不是很难受吧?没有犹豫,我把公司地址给了她让小丽尽快赶过来。
  “这幺急啊?有什幺事吗?”小丽软绵绵的问我。
  “我想给你点礼物,快来吧┉┉对了,到了后就说和老板约好了。”
  放下电话我不由有些奇怪,这还是我吗?怎幺随便就让一个妓女来我的公司呢?许多风月前辈的惨痛教训我不是一直引以为戒吗?但就是这幺怪,明知道不好还是让小丽来了。
  我边等待边继续浏览各色姑娘的屁股和阴部,明显感觉到性欲越来越旺盛,大概养了二十分钟左右的眼睛,我终于考虑是不是要继续刚才的手淫活动,但随后还是打消了念头。
  门被敲响了,萱萱走了进来,脸色有些不善:“来了位年轻的女士,说和老板约好了。”
  我点点头:“让她进来吧。”
  小丽一身干练的走了进来,丝毫没有了在百花宫里时候的风月之色,怎幺看怎幺象个职业女性,当然我指的不是职业妓女。
  “刘小姐,我可是等候多时了,坐坐。”我看了看还不肯退出的萱萱,心想得找个什幺借口支开她,不然晚上可就变成满汉全席了,忽然就想起早晨小丽说她没有手机。于是我打算起身和萱萱交代一下,却发现鸡巴还亮在裤子外面于是不动声色的将老人家收回裤裆内,然后起身走到萱萱身边把她拉了出去。
  “什幺人那?长得还挺美的。”萱萱在我屁股上狠狠扭了一下。
  “小声点,这位可是很重要的客人——对了,你到财会那儿去提点钱然后出去买个手机,漂亮点的┉”
  “要给她?”萱萱斜眼看了看我。
  我点点头:“是啊,远道而来总得意思意思吧┉”我见她眼色又有些不善,忙加上一句:“多提点,给你自己也换一个。”
  萱萱脸色变暖:“这还差不多┉┉晚上别忘了向我负荆请罪!那我现在就去啦?”
  “好好……”我连连点头。
  萱萱又说:“我把小月叫来顶我一会儿?”
  “不用不用!”这怎幺行?搞女人总不能一声不出吧?门外坐个女人算怎幺回事?“不用,你到门口接待处交代一下就好了,你回来之前什幺电话都不用转进来,我有很重要的事谈。”
  萱萱怀疑的看了看我又国模私拍人体150p看了看房里,这才走了。我挠挠后脑勺,心下不由疑惑,这丫头近来口气越来越象是我的什幺人,莫非对我爱苗又长?这可不是好兆头,但看着她左摇右摆的丰满屁股我的心不由又热了起来,妈的,不行就收到床上,大不了先炒了她,那样就不算吃窝边草了,眼下只要肯出钱好秘书还汇聚全球性爱自拍不是一抓一大把?
  我迫不及待的转身回房反锁上房门,来到笑语盈盈的小丽身边坐下:“来,给你看看礼物。”说着抓住她的小手塞到我的裤裆里按在还没软下去的阳具上:“怎幺样?喜欢不?刚出笼的油条,还是热乎的呢。”
  小丽妩媚的笑了起来,起身跪到了我的两腿间:“哥啊,知道妹儿没吃早饭特意喂我的吗?”
  我掐掐她的嫩脸蛋:“是地是地,快尝尝味道怎幺样。”
  小丽伸出舌尖舔了舔双唇,脸上平添了一丝妖媚,接着就张大了嘴把我已经硬得不能再硬的鸡巴慢慢的吮进了温暖的小嘴里。
  敏感的龟头所及之处尽是温湿,一片柔软。

换妻新篇与前女友的再次温柔岳母的极度魅惑调戏朋友妻催情香水D性福,一个自述的岳母快枪手碰上学生妹公司的极品美腿丝袜少妇伦理禁忌,难敌母子淫欲赤裸执勤的女巡警年轻的继母,浪漫的情缘终于把邻家的人妻搞成了荡妇陪酒记-1老婆在厨房干活,我在卧室干她姐妹我与小舅妈的淫乱偷情生活熟女小姨,风骚淫荡胜娇妻大嫂,诱我欲火中烧男友喜欢的仅仅是我的丝袜大雪天我上了小姨子保姆的鲜奶外遇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