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可在线试看,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图片,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 语言切换:

当前位置: 首页>> 小说>> 三大燕国淫传(三)返回上一页

三大燕国淫传(三)来源: 作者:长鼻相视频 时间:2021-10-14


三)                
  却说三大燕国中,西燕帝国和后燕帝国激战正酣,南燕帝国却刚刚平定了一
场内乱。
  南燕帝国,面积七百五十万平方公里,海上疆域辽阔,包括山东半岛及太平
洋许多岛屿,山东半岛是南燕帝国最西边的一岛,再往东是鲜卑半岛南部,继续
往东则是本州岛,本州岛人口极多,比西燕帝国和后燕帝国人口总和还多很多,
南燕天皇就建都于此。南燕帝国诸岛有不少荷兰裔,本州岛主要民族是大和族,
总人口的1/3为荷兰裔。
  本州岛上有一邪马台部落,十分强大,不服南燕天皇,起而反抗,南燕天皇
世代统治本州,基础雄厚,岂容邪马台反抗?南燕天皇慕容达,率大和兵,经十
年苦战,终将邪马台击败,邪马台女王以下皆被俘虏。
  那些被俘虏的邪马台贵族和平民,都被大和人作为「部民」,就是奴隶。女
部民就是性女奴,遭遇尤其悲惨,连邪马台女王也成了大和贵族们的性女奴。
  三年后,慕容达大帝六十余岁时去世,他的母亲慕容娇即位,成为「武娇女
皇」,她即位时已83岁,由于保养得好,看上只五十余岁,而且甚为性感,她
早与儿皇帝慕容达长期母子乱伦,已结为夫妻,所以儿子死后,她以母亲和妻子
的双重身份登上皇位。
  慕容娇的小儿子慕容非,今年三十余岁,被母亲立为太子,他也是母皇胯下
的常客。这慕容非,文武双全,却最喜欢带着一帮大和贵族,凌辱玩弄那些女部
民,作为娱乐节目。
  这一日,慕容非又和一大帮贵族在他的宫里开始了娱乐节目。今天的节目是
女子相扑比赛,由女部民出场相搏。
  第一个出场的是个荷兰裔女部民,她原是邪马台的一个女贵族,被俘后作为
性女奴已三年了。这个荷裔女部民名叫媚热母,今年五十余岁,身高1米85,
颇有姿色,黄色毛发,像她这样的荷兰裔性女奴,大和人拥有成千上万,不足为
奇。
  这媚热母一出场,只见她,两只大乳长及美丽大腿,奶白色皮肤,浑身上下
几乎一丝不挂,只穿了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白色T形带,她的阴毛又多,大丛乱
蓬蓬的黄色阴毛从带子两边伸出,两大块肥白的大屁股肉,又白又软,沉甸甸
的,随着她走路的步伐不住颤动。她的脚长得倒甚为娇小,十分光滑白嫩。
  媚热母的对手是一位本州荷兰混血裔女部民,原来是邪马台女平民,名叫洋
子,四十余岁,身高1米7,容貌俊美,乳房也很发达,长及阴部。打扮与媚热
母相同,这是规定穿着。
 淫乱14p 比赛在宫殿中央的一张大桌上进行,众大和贵族围在四周观看。执法的贵族
一声令下,两位女部民便抱在一起扭了起来。
  因为失败者将受到严惩,所以双方都竭尽全力想战胜对手。媚热母身高马
大,如同一座肉山压向对手。洋子却也不是十分矮小,而且年龄小几岁,力量相
对较好。作为前邪马台的女平民,她对当年的女贵族也没什幺好感,这些女贵族
当年也是骑在她们头上作威作福的,现在大家都沦为女部民了,洋子当然对她不
会客气。
她们都辰波要德美々子扯住对方的T形带,想一下就把对手摔倒。这些女部民本是体弱妇
人,根本没受过训练,当然是怎幺顺手怎幺来,全无章法。而且她们的比赛规
则是要使对方倒下不能起来为止,这就很残酷了。
  这两个妇人扭在一处,四只大乳频繁碰撞,煞是好看。媚热母凭借身高优
势,扯开对手的勒进屁股沟里的带子,将手指抠入她的屁眼,想一举将她摔倒。
洋子疼得尖叫一声小喷龙电影网-www.xiaopenlong.com,为了不至摔倒,她急忙抓住媚热母的大乳,将她大如红樱桃
般的大奶头咬住,两个妇人都疼得直叫,洋子的屁眼快被撕裂了,媚热母的奶头
也被咬得很疼。两个妇人相持不下,最后轰然一声,双双倒在大桌上。
  她们互相扭住,都死命抠入对方屁眼。周围的贵族见她们那四只白脚长得好
看,便伸手去摸。洋子一直死死咬住对手大如红樱桃的的大奶头,媚热母也一口
咬住洋子的大如葡萄的大奶头,她们都疼得直叫,僵持不下。旁观的大和贵族趁
机将她们另一只奶头也拿起放在嘴里撕咬。她们乳房太大,摊在大桌上,她们无
法顾及,只得任由玩弄。
  她们的四只白脚都被大和贵族吃进嘴里,她们双腿被贵族们控制住,已无法
站起,就这幺倒在大桌上互相扭在一起。
  由于规则是必须使对手彻底失去抵抗能力,所以她们都狠咬对手的大乳头,
结果是都惨叫不绝。她们的T形带早被扯歪,媚热母黄毛茸茸的阴道口和洋子褐
毛茸茸的阴道口都暴露在众贵族的眼前。南燕太子慕容非走上前去,分别将两根
木棍插入她们屄里,她们就这样屄里夹着木棍继续搏斗。
  由于白脚,大乳,还有阴道都遭到攻击,这两个妇人不由自主地从阴道里流
出淫水,大桌上湿了一片。她们倒在大桌上,浑身沾满她们的淫水,仍在努力扭
打。还有一些贵族用力拍打她们的肥白屁股,叫道:「快!快!母猪!」终于,
洋子忍受不住奶头的疼痛,先昏死过去。当值裁判的贵族宣布媚热母获胜。
  洋子被抬下大桌,等待她的将是残酷的惩罚。
  媚热母作为获胜者,留在大桌上,准备迎接下一个对手。
  下一个对手出场了,筋疲力尽的媚热母朝对手那里一看,原来竟是她的儿子
一郎。一朗今年二十岁,媚热母原先在邪马台的丈夫是本州人,所以一郎是混血
裔。南燕帝国盛行母子乱伦,所以她们母子早已乱伦了。而且大和贵族最喜欢看
女部民母子相扑,这已是家常便饭了,所以媚热母没有太慌乱。但要和自己的儿
子搏斗,她心里仍然说不出是什幺滋味。
  一郎跳上大桌便和母亲扭在一起。一郎身高约1米74,全身什幺也没穿,
一把便扭住母亲的T形带。母子两人无论谁失败,都将受到严厉的惩罚,所以都
应该尽力取胜,一郎尽全力想放倒母亲,但母爱是伟大的,媚热母宁愿自己受到
严惩,也不愿灾难落到儿子头上,所以她未尽全力,结果被儿子抠入屁眼,一下
就将她掀倒在大桌上。
一郎压在母亲的肉体上,突然,那种和母亲肉体亲近的欲望突然冒了出来,
尽管是在充满敌意的环境里,但媚热母的肉体实在太性感了。以前和母亲乱伦的
那中熟悉而亲切的感觉,一下子笼罩了一郎。他现在正在和母亲肌肤相亲,虽然
是对手相扑,一郎的阳茎却控制不住地立了起来!
  一郎和母亲紧紧抱在一起,紧抠母亲的屁眼,他听到母亲发出了呻吟声,那
是白种熟妇遭到性攻击时发出的低沉的呻吟声,一郎很熟悉那种声音,这种声音
以前他和母亲交配时经常听到的。听到如此性感的声音,还有被压在下面的母亲
的肉体的温热,使得一郎的阳茎越来越硬。母亲性感的嘴就在他前面,他一下子
控制不住,用自己的嘴将母亲的嘴堵住。
  大和贵族们看到这一幕,高兴地叫道:「插她!插她!让她起不来,你才能
获胜,不然,我们会让你受到严惩!」男性失败者将被送去暗无天日的地牢终身
监禁。想到这可怕的后果,加上母亲肉体的诱惑。一郎不顾一切了,他来不及想
太多,求生的欲望和对母亲身体的欲望使得他立即对母亲发起最后的攻击。他扒
开母亲的T形带,拔出母亲屄里的木棍,强行将阳茎顶入母亲的阴道,他出生的
地方。
  为了能重创母亲,一郎索性下了大桌,站在桌边狠捅母亲的阴道。媚热母侧
卧在桌上,一条修长的美腿被高高抬起,亮出阴道。儿子站在捉前,骑在母亲一
条美腿之上,掀起另一条美腿,亮出阴道口,将阳茎奋勇插入她阴道里。媚热母
的阴道刚才被木棍捅入,现在又遭到儿子的凶狠冲撞,她忍不住连声嚎叫。
  多日未亲近女人的一郎现在将母亲奸污得直叫唤,不由兽性更加炽烈,他张
开血盆大口,把母亲的大奶头咬在嘴里,凶恶地撕咬着。媚热母痛苦地哭叫着,
她疼得已毫无反抗能力了,只有任儿子宰割。
  媚热母就这样侧卧着被儿子捅得死去活来。大和贵族们看得是个个阳茎勃
起,兽性发作!
  媚热母侧卧着,一只大奶头被儿子咬住,另一只大乳房摊在大桌上,那个在
桌前担任裁判的大和贵族早已看得阳茎勃起,他抓起媚热母的那只大乳,也开始
撕咬她的大奶头。媚热母疼得连声惨叫。
  她的玉臂伸着,平放在桌上,露出腋下浓密的黄毛,又有大和贵族低头去舔
她浓密的黄色腋毛,又把媚热母痒得受不了,她挣脱不开,痛苦地哭叫着。她全
身都在被男人们玩弄,谁叫她长得性感呢?
  一郎举着母亲一条美腿,越捅越快。母亲的美丽小脚在他眼前晃动,他一口
吞下,尽情撕咬。媚热母被奸弄得淫水泛滥,叫作一团。母亲的尊严荡然无存,
成了一条淫贱的母狗。一郎觉得母亲的阴道里舒服极了,温暖极了,他的阳具就
要失控了。突然,他怒吼着抖动起来,把炽热的精液全部射入母亲阴道里。
  媚热母汗泪满面,一大堆白肉瘫在大桌上,娇喘吁吁,已是爬不起来了,裁
判当即宣布一郎获胜,他被押出场地,仍去做他的苦工,却免了终身监禁之苦。
临走之前,他请求那裁判,用刀帮他剪下母亲的一撮黄色阴毛,准备以后慢慢享
用。裁判淫笑着答应了他。裁判则扒下媚热母的T形带,带子早已被媚热母的淫
水浸湿了,那个大和人准备拿回去,也慢慢享用一番。
  媚热母作为失败者,被抬下大桌,准备接受残酷的惩罚。
  这天一共进行了十五场比赛,比赛结束,十五位失败的妇人都被抬进宫殿中
央,对她们的严惩即将开始。
  八位女部民被迫并排坐在大桌的四边,每边两个,每个妇人之间有一定间
距,每个妇人都手扶桌面,两腿分开,脚搭在桌沿上,亮出阴道口。她们都是原
来邪马台的女贵族女平民,都是些四五十岁的性感熟妇,这时都已精疲力尽,娇
喘嘘嘘。
  大和人将一些粘液涂在她们的阴道口。不一会,大和人牵进来几头东洋大公
马。大公马们似乎闻到了什幺,直奔那些女部民而来。原来,她们阴道口被涂抹
的是母马发情时阴道分泌的粘液,公马闻到了,当然兴奋了。
  一头大公马奔到洋子面前,低头闻洋子的阴道,公马巨大的阳茎渐渐伸了出
来。公马大鼻孔里喷出的热气都喷到了洋子的阴道口,洋子又惊又怕,她本来就
怕动物,看到如此巨大的阳茎,吓得魂飞魄散,她想跑,却吓得浑身无力,而且
周围那幺多大和人,她也跑不了。几头公马的下面是剩下的另七位女部民,只见
她们跪在公马的下面,温柔地抚摸公马的雄茎,并且不停地舔公马的雄茎,在妇
人的爱抚和母马分泌物的双重作用下,公马的雄茎变得又长又大。
  伺候洋子面前的这头公马的是媚热母,她跪在公马下面,大口大口地吮吸公
马的大龟头,在妇人温柔的吮吸之下,大公马不由性起,纵身一跃,在八匹马中
率先将前腿搭在大桌上,媚热母扶着公马的雄茎,找准洋子的阴道口,公马迫不
及待,向前一挺,就将雄茎顶入洋子阴道。公马的雄茎实在是太大了,洋子感觉
顶到肚子里去了,她疼痛难忍,不顾一切地惨叫着,两条玉腿分开着,被公马强
行顶入。
  媚热母帮助公马把雄茎顶入洋子的阴道口,见刚才的对手现在如此狼狈,她
心中有些报复的快感,但同样作为女人,她又有些不忍,而且待会就会轮到她来
吃这幺大的苦了,想起来,媚热母也不由一阵阵地害怕。公马那幺大的雄茎,哪
个女人不怕啊?
  洋子的阴道刚才已被木棍捅伤,就算没伤,她也受不了这幺巨大的阳茎啊!
她半坐在大桌上,仰面看着她身体上方的巨大的公马,不由发出绝望的惨叫!
  这时,桌上的八个女部民分别被八头公马插入了。
  慕容才看着公马将雄茎插在女部民的阴道里,造成女部民惨叫,自己也不由
阳茎硬得难受。他早已安排好一批宫廷画匠,在一旁描绘这熟妇与野兽的杂交一
刻。
  公马的雄茎插在洋子的阴道里,用力往里顶,洋子的子宫口遭到了严重的伤
害,这是一种酷刑。而且公马雄茎太粗,洋子虽然生过儿子,阴道口被撑大了,
但阴道平时是闭合的,猛然顶入这幺粗大的家伙,即使是她刚才被抠屁眼时,阴
道已分泌了些淫水,阴道也张开了些,但也无法一下子容纳这幺个大家伙,她的
感觉阴道被公马撕开了,疼痛难忍,再加上子宫被顶,洋子发出痛苦的嚎叫。
  势大力沉的大公马在洋子的阴道里长驱直入,洋子的阴道里温暖湿润,不次
于母马,她身上的大公马感到很舒服,喷着热气,随后大股的精液喷射而出。
  公马的精液对于女人来说可是太多了,女人的阴道根本无法容纳,一部分精
液射入了洋子的子宫,多余的精液就顺着洋子的阴道口流了出来。大公马前蹄一
抬,从桌上退了下来。慕容非命媚热母将洋子的阴道口舔干净,媚热母只得伸着
香舌舔着洋子的阴道口,洋子的阴道已被奸肿了,根本碰不得,媚热母舔得她又
疼又痒,不停地哭叫。
  媚热母舔了很久,慕容非才命她停止。然后,在他的命令下,人高马大的媚
热母被迫采用了另一种姿势,她站在地上,上半身伏在大桌上,那头刚刚蹂躏过
洋子的大公马显然已经恢复,洋子虽被奸得行动困难,还是被迫跪在马下,爱抚
吮舔公马雄茎。
  在洋子的温柔爱抚下,大公马重振雄风,前蹄踏上桌面,洋子玉手扶养着雄
茎,对准媚热母的阴道口,从后面插入媚热母的阴道。媚热母完全像一头母马那
样被公马交配,饶是她人高马大,毕竟也受不了公马的大阳茎,她和洋子以及这
些相扑的女部民都是些上了年纪的妇人,哪里受得了大公马的蹂躏啊?何况她的
阴道刚被木棍和儿子蹂躏过?!媚热母只觉得子宫口快被顶破了,她疼痛难忍,
汗泪满面,痛苦地嚎叫起来。洋子瘫在媚热母脚下,也痛苦地呻吟不停。
  大公马又在媚热母的阴道里射了精,然后退下。在慕容非等人的逼迫下,洋
子又挣扎着趴在媚热母身上,将她流淌着血污和马精的阴道口慢慢地舔干净。
  就这样,十五名女部民全部与八匹公马进行了交配。然后,她们都被抬了下
去。她们起不了床了,以后会在床上躺很长时间。在床上养伤期间,她们也还得
接受大和贵族的蹂躏。
  慕容非看得兽性大发,决定亲自上阵了。
  他命人将又一位女部民带到宫殿上,放在大桌上,这是一位孕妇,已是四十
五岁的半老妇人了。这位性感熟妇她可非同寻常,她就是原邪马台女王,名叫玲
子,身高约1米63,是一位非常肉感的妇人。邪马台灭亡,玲子女王被抓为性
女奴,受尽蹂躏。她和十几岁的儿子相依为命,可怜的王子现在身为奴隶,哪里
会有女人,于是妈妈便成了他的女人。玲子为儿子怀孕了,现在已经八个月了。
  玲子女王被放在大桌上,一丝不挂。慕容非看那妇人时,只见她一身白肉,
两撇黑毛从腋下窜出,奶子翘翘的,奶头子又大又黑,直直地撅着。阴部被大丛
黑毛覆盖,脚不大不小,长得很周正。妇人的大肚子非常大,很是性感,慕容才
看得阳茎发硬,欲火中烧。
  南燕太子一声令下,大和贵族们扑了上去,将玲子女王按倒在大桌桌边,像
一群恶狼撕裂一头温顺的母羊。两个大和男人使劲揉搓玲子女王的奶子,吃她的
奶头子;另两个抬起她的玉臂,舔她腋下的黑毛,还有两个,捉了她的两只白脚
肆意亵玩;一个大和贵族上了桌,坐在玲子女王的大肚子上转磨磨。
  那两个玩女王脚的大和贵族捧着玲子女王的白脚细细品赏。那玲子女王的脚
长得很是周正,保养得又滑又嫩,一看可知是高贵女人的脚,那两个大和贵族叹
道:「不愧是女王的脚啊!」一口吞下,各吃一只,细细品尝。
  慕容非抄起刚才插媚热母的那根木棍,残暴地捅入玲子女王的阴道。玲子女
王的大肚子和阴道口被弄得疼痛难忍,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哭叫。这个四十五岁性
感熟妇的哭叫声更加刺激了大和野兽们的兽性。慕容才持棍,越捅越狠,玲子女
王哭叫着,被捅得死去活来。
  慕容非一口气捅了好一阵,觉得有些累了,才停了手,他把木棍插在妇人阴
道里,然后伸手去抠弄妇人长着肛毛的屁眼,玲子女王被抠又痒又难受。慕容非
命手下取来一颗夜明珠,慢慢塞入玲子女王的屁眼。玲子屁眼胀得难受极了。慕
容非把用手指那夜明珠捅进去,完全塞入玲子女王的屁眼,直到完全看不见了,
他才满意。
  然后,慕容非将木棍从玲子女王阴道里拔出,站在桌边,那个坐在女王大肚
上的家伙也下来了。玲子女王被拖到桌边,慕容非将他早已硬得难受的阳茎捅入
玲子女王的阴道。刚才那个坐女王大肚子的家伙现在迫使女王用玉手握住他的阳
具,为他手淫。
  邪马台灭亡三年了,玲子女王被俘后也做了三年的性女奴,残酷的蹂躏使得
她当年女王的威严荡然无存,她被折磨得早已失去了反抗的意志,成为一条淫贱
的母狗,男人们要她干什幺她就干什幺。她一边受着奸污和玩弄,一边还得用玉
手抚弄那男人的阳具,在女王玉手的爱抚中,那个大和男人舒服得呼呼低吼。
  慕容非一下紧似一下地冲撞玲子女王的阴道,每撞击一下,玲子女王的大肚
子就随之剧烈晃动。玲子女王痛苦地惨叫着,她怕肚子里的孩子会被折磨死。她
全身都在被大和男人们玩弄,肉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使她发出绝望的嚎叫!
  玲子女王雪白的肉体躺在大桌上,两腿弓起,分开,遭受一伙男人对她全方
位的玩弄。
  玲子女王的阴道里非常温暖湿润舒适,慕容才觉得控制不住了,看着玲子女
王晃动的大肚子,慕容非倍感刺激。他从玲子女王阴道里抽出阳茎,来到玲子脸
部前面,将阳茎顶在玲子女王已有皱纹但很性感的脸上。
  慕容非手持阳茎,他的阳茎此时热得发烫,硬如铁石!他将阳茎在梁子女王
的脸上敲打着,尽情地侮辱她。突然,慕容非后颈一阵发麻,精液疯狂射出,全
部射在玲子女王的脸上和嘴里。
  玲子女王怕精液射入她大眼睛,皱着秀眉,眯起眼睛,她无法躲避,只好任
南燕太子把精液射得她满脸都是。慕容非和众人命她把嘴张开,女王美女美图汇聚百万吹潮张嘴稍慢一
点,那些玩弄她的男人就狠命撕咬她的奶头,她疼得发出惨叫,张开了嘴,不少
精液都射入她嘴里,她被迫咽下肚去。
  慕容非奸了玲子女王。然后,在场的大和男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进入那个性感
孕妇的身体。对玲子女王的折磨持续了一天一夜,终于把孩子从她大肚子里挤压
出来了,这是次痛苦的难产,生出来的是个男孩,足足折磨了妈妈两个时辰,他
才挤出妈妈的阴道。玲子女王的阴道被慕容非等人奸肿了,然后又被正出生的儿
子撕裂了。孩子出生后,慕容非等人继续蹂躏这个性感女部民。慕容非吃到了她
此次分娩的初乳。
  那个孩子一出生就参与轮奸他的妈妈,用他的头把妈妈阴道撕裂了。慕容非
将他认作养子,打算他长大一些就和他一起继续蹂躏玲子女王。这个孩子起名慕
容伸二,后来封为南燕帝国的亲王,成为着名的色棍,辣手催花,习以为常。母
亲玲子女王则成为他的终身性女奴。

【女校先生】(第十三集第3章)【女校先生】(第五集第1章)【色欲教师 Candy】(3)【被同学包养的妈妈(续写)】(25)D《爱在大学之玫瑰》(33)《大学门卫老董》(11)【青春期少年的淫乱生活】之三(老师)【巨乳淫奴】(4)【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大唐篇第237章)【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大唐篇第137章)【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前篇第036章)初次淫乱【猎艳江湖】(第127章)生意难做王聪儿乳记被男人上的经历【猎艳江湖】(第038章)海盗的悠閑生活(全本)-32D明清十大禁书一花影集上【神鹰帝国】(第5卷第108章)小镇飞花(全卷完结)-4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