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可在线试看,注册会员可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图片,VIP会员可无限制观看所有栏目。 语言切换:

当前位置: 首页>> 小说>> 人间风月之百花宫1——2返回上一页

人间风月之百花宫1——2来源: 作者:长鼻相视频 时间:2021-10-14


***********************************
  (一)
  我怕黑夜,不仅仅是因为时常出现在我梦里的那个光屁股女人——我不愿意见她,太淫荡了。我惧怕黑夜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小时候在夜里见过溜进我家行窃的贼。
  他在我家里逛了一圈,顺手推了推钢琴,大概因为那玩艺太重所以他没拿,最后左边夹着那个双卡录音机右边夹着一个古董花瓶嘴里还叼着个白呼呼的东西开了门出去了。后来才知道那个花瓶是假的,另外家里还少了一卷手纸。
  从那天开始我就怕黑夜,经常是天还没黑我就钻到被窝里,另外还坚决要求和爸妈睡一个房间,搞得他俩的性生活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离开家单过以后我还是没改掉怕黑的毛病,于是就找一个又一个的姑娘陪我睡觉,说穿了就是给我壮胆,顺便解决一下生理问题。但没有女人在家陪我的时候怎幺办呢?很简单,出去过夜,外面的女人多得足已让我忘掉黑夜的可怕。
  ***    ***    ***    ***
  马兰到云南出差,我到桃仙机场送她的时候她当着几个单位花姑娘的面抱着我哭了半天,我故作深情的闭着眼回应着她的搂抱,心里想着刚才马兰同事那个叫月如的小妞屁股当真丰满,真想弄上床试试。
  好不容易等马兰哭够了,我伸手拍拍她圆润的屁股:“好啦,你同事都看着呢。”
  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她的同事,然后小声地问我:“要不要给你带点什幺回来?”
  我咧嘴笑了笑:“给我带个花姑娘回来吧。”
  “死样~~”马兰扑哧一笑,伸手在我胳膊上扭了一把:“不许背着我找别的女人!”
  刚到家门口,我的电话就在屁股兜里象抽风一样狂震起来,跟电动按摩器似的。
  看看号码,是洋子的。
  “啥事?”我把电话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双手在身上乱摸企图找到钥匙。
  “晚上有时间没?”洋子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暧昧,充满淫荡的气息。
  “干啥?又想去铁西?”我终于在屁股兜里翻到了钥匙打开了门,一股浓重的脂粉气扑面而来,妈妈的,本少爷的HOME是什幺时候开始变得香喷喷的?
  原本充满刚阳之气的家被来来往往的临时女主人们一遍又一遍的装饰布置,如今已经完全成了女孩子的闺房了!!
  “呵呵,我又发现个好地方,晚上哥几个聚聚——晚上等我电话啊!”洋子飞快的说完后立刻挂断电话,连个考虑的时间也不给我,妈的,这叫什幺朋友?
  没等喝口水电话又嗡嗡作响,看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谁呢?本地通号码,尾号还是5252,这幺不吉利的号不可能是我哥们儿的,本不想接但手指还是习惯性的摁了接听键:“哪位?”
  “金哥吗?是我啊——”一个嗲嗲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
  “你谁啊?”
  “金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才这幺几天就不记得人家啦?我小丽啊。”
  小丽?光我干过的良家和非良家女人里叫小丽的就不下十个,我哪知道是哪个小丽?但给女人面子是我一贯的宗旨,于是我如恍然大悟般的打了个哈哈:“噢,小丽啊,我说声音怎幺这幺熟~~~呵呵,找哥哥有事吗?”
  “怎幺,没事就不能找你吗?金哥,小妹儿想你了,过来看看我好不?”
  她这幺一说我才对她有点印象,好像是上礼拜在西塔星期九找的那个小姐,长相怎幺样记不清了,不过按照兄弟我一贯的口味来看肯定是个漂亮妞,但晚上有饭局,情况不允许我再进行别的活动,于是我委婉的告诉她今天可能有些不方便,她也很知趣的跟我道了再见。我就喜欢这样有眼力架的女孩。
  冬天的晚上来得快,楼下传来洋子汽车那疯狂的喇叭声,我怕挨邻居骂,飞快的穿好衣服冲下楼去,就在我上车的那一瞬间,我忽然看到一个人正目瞪口呆的站在马路对面看着我。忽然间,我那自以为已经掩埋得很丝袜诱惑 200真的是软派 影音先锋深很深的记忆却忽然全部都窜了出来,就跟射精似的。
  叶蕊是我的初恋,当然我指的是精神上的恋爱。刚认识她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天下间还会有如此纯情的女孩,于是我便彻底陷入了爱情的陷阱,我尊重她呵护她,没有她的同意我连手指都不碰她一下。但就在我打算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却投入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在一个夜里,我亲眼见到她被那个男人带进宾馆。
  那个让我平生第一次领略到什幺叫心碎的夜晚,我在宾馆门前守到清晨,最后见到一脸娇慵的叶蕊和那个男人相偎着出来,她见了我,脸上现出一丝慌乱但很快就平静下来,然后依偎着那个男人就那幺旁若无人从我面前经过,连看都没再看我一眼。
  人家都说爱情这玩意一辈子有一次就足够了,我也是这幺认为,从那以后我就拒绝那玩意再在我心里出现——还是存着以后留给老婆吧。再后来听人说过叶蕊过得十分不好,她被那个男人利用各种花样翻新的性技巧玩了个臭够然后象甩掉一条鼻涕一样给甩了,再后来就没有了消息。过了这幺久,我觉得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是偶尔还会想起,同时心里泛起一丝酸涩。
  回忆过后,我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走了过去。叶蕊还是同那时候一样,看起来是那幺的清纯漂亮,只是眼角多了几分少女时代所没有的妩媚之色。『被男人操多了就这样!』我恶毒的想,但脸上却挂着如耶稣般圣洁的微笑:“叶蕊,好久不见了。”
  叶蕊看来是对我忽然走近准备不足,以致于到现在还有些手足无措:“啊┉是啊┉┉好、好久不见了┉”
  “还好吗?”我看着她清澈的双眼,那清澈的后面是什幺?
  “还┉好┉你呢?”
小喷龙电影网-www.xiaopenlong.com  “我?”我曾经专门练习过那种带有一丝苦涩的微笑,于是在这时便使用了出来:“还是老样子┉”她没有接下去,于是两人之间便出现了一段比较令人尴尬的平静。
  叶蕊打破了平静:“你住这里?”
  “嗯。”我点点头。
  “以前你家┉┉”
  “哦,我搬出来住了,这里离公司比较近┉”
  “┉┉┉”
  我内心的感受很奇怪,似喜似悲,我再也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幸好洋子这傻逼及时的摁响了喇叭,我指了指车:“朋友等我呢,我得走了┉”
  “噢┉哦┉那┉那以后再见┉”还没等她话音结束我便匆忙的跑过马路钻到车里。
  “谁啊?挺眼熟的。”车开了,洋子扭头看了看还站在那里的叶蕊,疑惑的问:“是不是你的老相好啊?”
  “是你妈!”我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你个傻逼┉”
  傻逼是我们这帮人统一的小名,从小就互相叫来叫去,久而久之的就成了再也改不掉的习惯。
  洋子和我去得晚了,刚进海馨龙宫的包房就见四个满脸淫秽之色的男子悠闲的品着茶水,桌子上一堆海鲜骨头,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大概有3只龙虾十只鲍鱼。
  “我不付帐!”洋子愤愤不平的坐下去:“你们也太不地道了,也不给我留点!”
  我也悻悻坐下:“真他妈腐败┉我说哪位女同志给我上碗炸酱面?”
  今晚主题不在吃上,我和洋子胡乱吃了点东西垫了垫肚子,然后一众猛男在几名服务小姐的眼皮底下公然讨论起饭后的健身运动,有的说现去找个小妞给捏捏骨头,有的说先到夜猫子去消化消化食儿顺便吊几个美眉留着晚上干,我刚想插嘴说两句,忽然间洋子的声音响了起来,比较深沉的:“想操逼到铁西,一碗冷面操俩逼,操好逼再往西,于洪南里属第一,往西往西再往西┉┉”
  “滚滚滚!”
  几根中指一起树了起来:“你个傻逼,就知道铁西,上次去的那叫什幺破地方啊!”
  “这次可不一样。”洋子喝了口茶水:“我和单位一哥们儿昨天刚去过,一句话:牛逼!”
  “怎幺个牛逼法?”大家齐声同问,洋子这傻逼一般对女人不挑挑拣拣,俗话说“有眼儿就是好窝头”指得就是他这种人,但想得到他一声“牛逼”的赞叹可万分不易,因此几个人十分好奇。
  洋子摇了摇头:“走,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临出门前凯子顺手捏了捏服务小姐的奶子,在那小妞还没发出惊叫前他已麻利的从钱包中抽出两张百元纸币塞到她手里:“小姐,我看你需要去隆胸了。”
  我不屑的瞥了瞥嘴:“你就是一土流氓!”
  六个人倒开了五辆车出来,我们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坐出租车去,于是把车停到老叶子公司楼下然后叫了两辆车直奔铁西而去。车上,我闭着眼睛回想着今天遇到叶蕊的事,她现在到底过得怎幺样?
  正想着,忽然身边的老叶子发出一声叹息:“大君,还记得以前幺?”
  “你指什幺?”
  他看着窗外问我:“五年前我们是什幺样子?”
  “能什幺样,一群垃圾而已,扒光了扔街上都没人看。”
  叶子又重重叹息了一声,我知道他又想起那个成为他发迹原始动力的南亚馨了。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们六个人里除了洋子是靠他爹混入工商局成为政府公务员之外,其余的人都是靠自己拼出来的,而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因为女人。
  我拍拍叶子的肩膀:“今天我看到叶蕊了。”叶子笑笑,没再说话。
  车进了铁西,这原本是沈阳乃至东北最繁忙的地区如今破落不堪,路上车少得可怜。我们一行两辆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看着前面洋子他们坐的车停在一个看起来象是工厂的大门前,两个穿保安制服的小伙子上前和摇下车窗的洋子交涉起来,洋子和他们说了句什幺,然后又指了指我们坐的车,那两个保安点了点头,而后打开铁门把我们放了进去。
  这里确实是一个工厂,我们的车在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三层建筑物前停下了。
 欧美色妓 下车后我看见建筑物对面的一块空地上停满了车,但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只能隐约听到从建筑物里传出的音乐声。怀着疑惑,我们跟着洋子走了进去。
  与外面相比,这里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偌大的大堂装修豪华比之北京贵宾楼的大堂毫无逊色,大厅的一边站着二十多个身穿紫红色旗袍的漂亮姑娘,见我们进门,队列里的前六位姑娘便袅袅亭亭的走到我们身边,一人一个分别挽住我们的胳膊。
  “哥,头一次来吗?”
  我身边的小妞十分的漂亮,我嘿嘿淫笑着摸了摸她的屁股:“是啊,第一次来。你们这有什幺好玩的?”
  “哥,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
  几个小妞带着我们进了二楼的一个包房,坐下后,几个身穿马甲的女孩子送到房里一些啤酒和一瓶芝华士,然后退了出去。身边的女孩子们给我们倒上酒,然后娓娓动听的介绍起来。

(二)
  ***********************************
  很高兴弟兄们喜欢,其实原本想写一篇都市言情之类的故事,但想想还是算了,那要费很多时间,也费脑子,于是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写在风月场所寻欢的故事。另外要说的是,有些朋友不太了解人间风月系列,这个系列是由一个个单独成章的故事组成的,相互间并没有什幺关联。
  另外再恳求一次,我没说过我的东西写得好,我也承认很一般,但能不能以后在说我写的东西“很一般”之后再多说两句?指出我的东西很一般在哪里?文笔不好?情节不好?人物刻画不好?指出来了小弟我也好改正啊。
  禁止收费书库收录,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身边的小妞把嘴贴在我耳朵边上细声细气的说:“我们这里啊,什幺好玩的都有,哥要是想洗澡呢,三楼有鸳鸯浴,哥哥要是想吃饭呢,我们有最好的厨师,而且就餐的时候还有特殊服务呢。哥哥要是想按摩呢,我们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按摩小姐,哥哥要是想娱乐呢,我们这里台球保龄球麻将什幺都有,和哥哥的朋友玩也行,和漂亮的小姐玩也行┉┉”
  “好了好了!”听到这里,我已经被她的介绍吸引住了,我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妈妈的,里面居然没戴乳罩!
  小妞没有丝毫的抗拒,软绵绵的靠在我怀里:“哥哥,睡觉的时候小妹我才能派上用场,现在就要小妹陪你,过一会哥哥你可就享受不到别的乐趣了┉┉”
  “哦?你是说┉┉”
  “是啊,都有专门的小姐呢。”
  “那你呢?”我揉着她的奶子问。
  “我啊,我就负责一直陪着哥哥玩啊,一直到哥哥离开的时候为止。”
  “那你是不是任我为所欲为啊?”
  “格儿格儿┉┉”小妞抿嘴一笑:“当然啊,这段时间我就是哥哥的,哥哥想怎幺样就怎幺样。”
  我已经被这小妞的媚态搞得欲火高升,刚想把她摁倒,这小妞却巧妙的一扭身摆脱了我的纠缠:“哥啊,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好好好!”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几条壮汉已经已经急不可耐的脱的精光,此时正在换姑娘们拿来的一次性浴衣。我问陪我的小妞:“现在就换?”
  她嫣然一笑:“哥哥要是想光着去洗澡也可以啊,不过小妹可不敢保证外面没人。”我可不想裸奔,三两下脱光了衣服换上了浴衣。
  小妞们把我们的衣服锁紧包房里的衣柜中,然后把钥匙交到我们手里。我看了看钥匙,呵呵,正是本人的公司从南*棒进口的,还是新型的,看来此地开张没多久啊。
  走过长长的走廊,小妞们把我们领进了一间充满欧罗巴风格的浴室,替我脱下浴衣以后,小妞问我:“哥,你是想单独洗呢,还是要和别的顾客在公用浴室洗?”
  我看了看周围,客人并不是很多,算上我们这些刚进来的也就五六个客人,正想提出和大家一起洗,却发现我老叶子他们已经不见了踪影,想来都单独洗去了,于是我搂着还穿着浴衣的小妞:“妹儿,我们单独去洗吧。”
  单独洗澡的地方不是很大,但该有的设施一样不缺,小型冲浪浴池,淋浴,按摩床,更令我感兴趣的是墙上挂着的浴室用防水电视,我看了看,这不是老叶子刚从荷兰进口的那批幺?这里的老板是谁啊?
  我躺进浴池享受着水流的冲击,同时享受着小妞双手在我身上轻柔的抚摸。
  “你叫什幺?”我伸手握住她的一只乳房揉捏起来。
  她抿嘴一笑:“哥你可算是想起来问小妹的名字了,我叫小丽。”我不禁笑了起来,又是一个叫小丽的,这名字有那幺好?怎幺都用它呢?
  正想着,忽然房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两个穿着紧身短裤一字文胸的女孩子,姿色不俗,比小丽只差了那幺一点点。
  我疑惑的看了看小丽,她娇笑着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是服侍你洗澡的妹妹。”
  “那你呢?”
  “我?我陪你洗澡啊?来,哥哥,到那边躺下。”
  我被小丽拉到按摩床上躺下,小丽拉过椅子在床头坐下轻轻的为我按摩着脑袋,两个姑娘不声不响的来到我身边,先用一条湿毛巾在我身上擦拭了一遍,然后用一瓶不知道是什幺玩意的液体在我身上揉搓起来,不久我身上就泛起一层细腻的泡沫。
  两个小姑娘用温水冲掉我身上的泡沫后又向我身上倒了些什幺液体,然后再次仔细的揉搓起来,她们的动作又轻巧又灵敏,温柔的抚摸揉搓让我的身体十分的放松。
  “妹儿,你们把我哥的下面好好洗洗,过一会儿好用啊。”小丽对两个姑娘说,两个姑娘娇笑着纷纷回答,接着我的双腿就被分开了,一双小手在我的阳具上揉搓起来,龟头阴茎阴囊无一遗漏。我有些兴起,示意小丽俯身,小丽真是聪明乖巧,温顺的将她美好洁白的乳房递到我的嘴边。我张口含住她粉红色的乳头轻轻吮吸起来,不久她的乳头便在我口中勃起变硬,同时我的鸡巴也硬了起来。
  将小丽的两只乳头轮流吮了几次,我扭头看了看两个正在给我洗澡的姑娘,发现两人不知什幺时候已经脱得精光,正往自己身子上涂抹浴液。我长期流连风月场,当然知道她们要干什幺,但看着两个小姑娘丰满的乳房和茂盛的阴毛,我还是有了很强烈的期待。
  果然,两个小姑娘将身上涂满浴液之后开始行动了,一个姑娘爬上了我的身子,分开两腿跪骑在我的大腿上,将满是泡沫的阴部覆盖到我的鸡巴上轻轻扭动起胯部来,而另一个姑娘则俯身将两只乳房压在我的胸部活动起来,柔软的乳房和细嫩坚挺的乳头轻轻的在我身上厮磨,令我舒爽异常。
  如此过了好久,两个气喘吁吁的姑娘才用温水冲净我身上的泡沫,然后四只小手为我轻轻的按摩起来。不知道她们是否受过专业训练,总之让我全身十分舒服,但看着两个姑娘有些疲劳的模样我感到一丝不忍,同时想到时间已经过了这幺久大概那几个小子也该洗得差不多了,于是我便打算起身,但小丽却轻轻摁住我:“哥,还没完呢,你再等等。”
  小丽也上了床,分开两腿坐下,然后把我搂住让我靠倚在她的怀里,然后对两个姑娘点了点头。我一头雾水:“干什幺?现在就办正事儿?我可告诉你啊小丽,现在办了等晚上可就没力气对付你了。”
  小丽低头咬住我的耳垂:“好哥哥,不用你费力气,你老老实实的呆着享受吧。”说着她放低了声音:“哥,妹儿的嘴是干净的,从没给男人含过那东西┉你亲亲我好不好?”我哪有不允之理,一口便含住她送过来的两片小嘴唇。
  小丽的舌头象条小蛇般翻卷进我的口腔里,妈妈的,感觉真不错。还在赞叹之间,我的两腿忽然被分开,我抽空看了一下,见两个小姑娘正把脑袋凑到我的胯间,不用说我也知道接下去会是什幺动作。
  龟头进入了一个湿润温暖的肉腔,还没等我pacificgiirls第377弹喘口气,一条软软的舌头便顶在我的屁眼儿上蠕动起来。
  “舒服吧?”小丽放开我的嘴笑眯眯的问我。
  我点点头:“不错不错。”说完伸出舌头,小丽笑着张嘴把我的舌头再次含到嘴里轻轻的吮吸起来。
  下面的两个姑娘嘴上的功夫十分不错,套句洋子的话——牛逼,没多大功夫我就感到后脊一阵阵酥麻,控制不住强烈的快感我扭动起屁股,把鸡巴往小姑娘的嘴里狠狠捅了进去,小姑娘没有逃避反而迎合着我的动作更加用力的吮吸了起来,舔我屁眼儿的姑娘也加大了力度,双手扒开我的两片屁股,把舌尖向我的肛门深处顶着。
  小丽不住的在我的脸颊脖子上亲吻,双手在我胸脯上不住的抚摸:“哥,别用力,放松了好好享受┉┉”
  我看了看胯间涨红了小脸拼命吮吸鸡巴的小姑娘,依言放松了下来,胯间的小妞松了口气,放慢了速度轻柔的啜了起来并伸手握住阴囊揉动着。
  没多久,我就在三个人柔软舌头的服侍下射了出来。被我灌了一嘴精液的小姑娘学足了小日本录影带里女忧的淫荡样子,跪在地上张大了嘴,向我展示口中的精液。
  小丽边用温水清理着我的鸡巴和肛门边问我:“要不要她吞下去?”我点了点头,见我点头,那姑娘立刻合上嘴蠕动着喉咙,将嘴里的精液一口口吞咽了下去,然后再次张开嘴让我看,口中哪还有一点精液!
  我指着她对小丽说:“她是个杀人犯!”
  小丽和两个姑娘吓了一跳:“什幺?”
  “一口气吃了我那幺多儿子,你说是不是杀人犯?”
  小丽愣了一下,然后娇笑着打了我一下:“吓我一跳,坏哥哥┉┉”
  小丽围上一条浴巾领着赤裸裸的我要出去,但那两个姑娘却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我跪在原地没动,我拉了拉小丽:“她俩┉┉”
  小丽笑了笑,把小嘴贴到我耳边小声说:“她们都是领工资的,所以小费要交给店里一半,好哥哥你要是看她们可怜就多给她们拿点小费吧,都是从农村过来的也挺可怜。”
  我呵呵一笑,走到两个姑娘面前:“来,一人再给哥哥我裹两口。”
  两个姑娘忙伸嘴过来,一个含住我的鸡巴一个含住睾丸吮了起来。小丽走到我身后抱住我:“好啦好啦,哥,咱们走吧┉┉妹儿,你们俩把哥的手牌号记一下,哥……”小丽抓住我的阴毛扯了两下:“打算给她们多少啊?”
  我低头看了看两个姑娘乖巧的模样:“一人两百吧。”
  “谢谢哥哥谢谢哥哥┉┉”两小姑娘讨好的含着我的鸡巴使劲的吮吸,直到小丽把我拉出房间。
  我挺着根硬梆梆的鸡巴搂着小丽顺走廊向包房走去,迎面走过两个搂着姑娘的中年男子,其中一个见到我连连招手:“嘿,这不是小金子吗,来玩啊?”
  “噢,张哥啊,不回家陪嫂子?”我笑着回答,同时不好意思的低头看了看我还在勃起的鸡巴。
  老张淫荡的笑了笑:“来了个朋友,带他出来洗个澡,我说小金子你可悠着点,别年轻轻的弄个肾虚出来┉┉一会儿到我房里喝两杯?”
  我摇摇头:“不了,我们来了一帮人呢,张哥你和朋友好好玩吧!”
  “那好,我走啦!”老张搂着姑娘向浴室走去,没走几步,又在背后喊我:“金子啊,明天有事没?我有点事拜托你。”
  我点点头:“给我打电话吧。”
  “好勒。”
  小丽黏在我怀里和我慢慢走着:“哥,你和张处长很熟吗?”
  “啊,怎幺了?”
  “你是作生意的还是当官儿的啊?”
  我严肃的回答她:“我不喜欢政治,搞政治的都是一帮大傻逼!”
  回到房间,洋子和老叶子正光着屁股搂着姑娘喝酒,我坐下问:“那几个傻逼呢?”
  “还没爽完呢吧?”老叶子边回答边把手伸到旁边姑娘的大裤衩里。
  小丽给我倒了杯酒然后趴到我怀里。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小丽,刚才进门的时候我好像没看见招牌啊,你们这里叫什幺?”
  还没等小丽回答,洋子便在一遍接口:“他们这儿没名字,也没注册,严格来讲是属于黑店,后台是白道的。”洋子喝了口酒,用手在腰间摆了个手枪的模样:“这里┉┉姓郭。”我和老叶子恍然大悟,妈的,怪不得这幺嚣张。
  洋子得意洋洋,边捏着旁边姑娘的乳房边说:“这里没点背景是进不来的,对了,过一会儿咱们走的时候一人得办张VIP,不然,下次是不会让你们进来的┉┉嘿嘿,要不是有哥们儿在,你们哪儿找得到这幺好玩的地方?还得哥们儿我,你们都不行!”
  “操!”我和老叶子一起向他伸出中指。
  小丽趴在我耳朵边小声说:“其实我们这里有名字的。”
  “噢?叫什幺?”
  小丽指了指卫生间门口的大花瓶:“叫百─花─宫!”
  没多大功夫,王凯他们也分别回到了房间。刚坐定就进来一个穿着性感制服的漂亮姑娘:“几位哥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和洋子晚上没怎幺吃饱,老叶子他们几个也说有点饿了,于是便随便点了几个菜。
  我问小丽:“你不是说吃饭的时候有什幺特殊服务幺?是什幺?”
  小丽抿嘴一笑:“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菜上得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上齐了。服务员刚退下去就从门外鱼贯而入六个穿着整齐的漂亮姑娘,我发自内心的赞叹起来:“你们说这幺多漂亮姑娘都是从哪里找来的啊?”进来的六个姑娘笑吟吟的不作声,直到陪我们的几个姑娘点头示意她们才行动起来。
  我好奇的看着她们将身上的衣服脱光,心里倒是对所谓的特殊服务好奇起来,会是什幺呢?艳舞?光着屁股演魔术?还是在我们吃饭的时候给我们吹箫?
  原来是后者,几个姑娘脱光以后分别来到我们六个人前面跪了下来。跪在我面前的姑娘长得眉清目秀异常清纯,要不是因为她异常高超的口交技术我都不敢相信她是个妓女,不过古人有云:人不可貌相。此话确实经典。
  小丽不停的夹菜喂我,我捏了捏她的奶头指着胯间的姑娘问:“这就是特殊服务?也没什幺特别的啊?”
  小丽亲了我一下:“还有哪,等着。”说着摁了一下墙上的电铃,然后对我说:“还有表演。”
  是艳舞?我的好奇心又被吊了起来。
  小丽又对正在给我吹箫的姑娘说:“妹儿,给我哥舔舔屁屁啊,我哥喜欢那个。”那姑娘嫣然一笑,扒开我的两片屁股舔了起来,几个家伙一看连忙效仿,一时间偌大的包房内充满了淫靡的舔舐声。
  小丽把酒杯端到我嘴边:“哥,喝口酒润润嗓子。”
  我呵呵笑着喝了一口,然后含着满嘴的啤酒去亲小丽的小嘴,小丽的一张俏脸红了起来:“你可真坏。”
  说着吻住我的嘴,把啤酒一口口吮进她的口中喝了下去。
  正爽着,忽然老叶子拍了拍我:“大君┉┉大君┉┉你看┉┉”
  “看什幺?”我抬起头,看到门口站了两个穿着暴露的姑娘,其中一个正惊慌失措的看着我。
  我呆住了,竟然是她?她在这里干什幺?

【女校先生】(第十三集第3章)【女校先生】(第五集第1章)【色欲教师 Candy】(3)【被同学包养的妈妈(续写)】(25)D《爱在大学之玫瑰》(33)《大学门卫老董》(11)【青春期少年的淫乱生活】之三(老师)【巨乳淫奴】(4)【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大唐篇第237章)【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大唐篇第137章)【覆雨大唐之无限风流(覆雨大唐)】(前篇第036章)初次淫乱【猎艳江湖】(第127章)生意难做王聪儿乳记被男人上的经历【猎艳江湖】(第038章)海盗的悠閑生活(全本)-32D明清十大禁书一花影集上【神鹰帝国】(第5卷第108章)小镇飞花(全卷完结)-4

共1条数据,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